澳大利亞傳媒大亨帕克

xeshop网上商城

2005年12月27日,68歲的澳大利亞傳媒大亨克里·帕克在睡夢中去世他們的事蹟立即成為澳大利亞媒體報導的熱點。“悉尼先驅晨報”以“巨人的離世”為題,用7版的篇幅介紹了他的生平。

在帕克去世的第二天,澳大利亞總理約翰·霍華德舉行了特別新聞發布會,稱他是“偉大的澳大利亞人,是個傳奇人物”。世界傳媒大亨,新聞集團老闆魯珀特·默多克,是帕克的朋友,競爭對手,他發表聲明,稱帕克是“最出色的傳媒鉅子,帕克的一生比生命更偉大”。
帕克是澳大利亞首富,在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中位居第94位。

“笨小子”成了商海驍將

澳大利亞首傳媒大亨里·帕克

父親羅伯特曾是新聞記者,後來自己創辦了一家報紙。父親弗蘭克繼承家族產業後,本打算讓長子克萊德接班,不料克萊德與父親鬧翻並遠遠美國。弗蘭克只有勉強培養原先並不看好的次子帕克。克萊德各方面都十分優秀,而帕克卻生性懶惰,從小就有閱讀障礙症。在學校裡,老師,同學嘲笑他;在家裡,父親經常訓斥,懲罰他

帕克19歲時,進入父親的“每日電訊報”工作,除了寫作能力差沒當過記者外,其他行當全部幹過,卻從未受到過任何獎勵。親親經常在公眾場合合教訓他,說他是家中的“笨小子”。看見父親一心扶植哥哥克萊德,帕克乾脆自暴自棄,迷上了賽車,女人和賭博,成了十足的紈絝子弟。

不過,在父親的精心培育下,帕克終於展示出自己的才能,尤其是投資上的天分。1974年,弗蘭克去世,留給帕克的是一個龐大的媒體帝國 - 出版廣播有限公司2家電視台,5個廣播電台,9家州報和澳大利亞最大的兩家雜誌出版公司。當時,出版廣播有限公司危機四伏:它正遭遇競爭對手的重圍圍攻,而帕克卻由於父親的專斷,對家族產生的生存與發展缺少清晰概念。儘管如此,帕克卻有自己的經營理念:朋友要忠,對對手要狠,走自己的路,休管他人說什麼。帕克發現電視才是未來的傳媒主流,於是掌握先機,將主要精力放在澳大利亞第九電視頻道上。事實證明。該台一直都是澳大利亞收視率最高的電視台,也是帕克家族主要的搖錢樹。

1975年,帕克在商業界的一次大手筆和獨到眼光震撼了人們,扭轉了公司內外將他視為帕克家族“笨小子”的觀點。當時帕克認識到多元化的體育節目將成為大眾首選,即果斷決定,出資100萬澳元購買澳大利亞高爾夫公開錦標賽3年的電視轉播權。是年10月,澳大利亞高爾夫公開賽首次由帕克的電視台轉播,場面如同世界其他大賽那樣壯觀,加之他首次在18個洞穴中安置了攝像機,畫面非常清晰。他在裝備場地時,吸引了18家廣告商,投資迅速收回。帕克作為帕克家族的合格傳人得到了首肯。

這次出擊獲勝後,帕克便開始投資暮氣沉沉的板球運動。1976年,帕克給澳大利亞板球協會寫信,表達了他對播映板球比賽的興趣。但是板球協會並未在意帕克的請求“拍偷摸摸像什麼樣子!”打開天窗說亮話,你們究竟想要多少錢?“帕克卻咬住不放,在與該協會協商的會議上,他拍案而起:”偷偷摸摸像什麼樣子!他話話一落,該協會的官員們目瞪口呆。接著,帕克開出了每年50萬澳元的價錢,這相當於澳大利亞電視公司出價的7倍之多。板球協會不敢接招,帕克輸了。一出走會議室大門,帕克就向新聞記者宣布了他的計劃:策劃主辦一個更大規模的世界板球巡迴賽,每一場比賽都要挑選世界頂尖板球選手與澳大利亞的板球明星對。比賽時,運動員穿上色彩斑斕的條紋球衣,而不是傳統的運動衣。在帕克的計劃披露的那天,英國新界面貶斥其為“板球馬戲”,嘲笑帕克為他的板球巡迴賽設計的彩色條紋運動衣是睡衣。但“板球馬戲”並沒有因為嘲笑而消失,正如帕克所料,世界板球巡迴賽迅速被大眾接受。剛開始的一個賽季,參賽的運動員還不得不因為板球協會的封鎖,在臨時性的球場比賽。但隨著球迷不斷增多,電視觀眾傾力捧場,當地政府全力支持澳大利亞兩個傳統板球場的大門很快便向帕克的“板球馬戲團”開放了。

帕克還經營“婦女雜誌”等一系列暢銷雜誌,擁有墨爾本的“王冠”賭場,在澳門與“賭王”何鴻 齬餐 經營一家賭場。他還投資房地產及化學工業,經營礦山和牧場上世紀80年代末,他已是澳大利亞數一二的大地主和畜牧業主,名下的土地加起來據說面積比比利時還大。

既是超級賭棍又是投資高手

帕克的一生,毀譽參半。崇拜者說,運籌帷幄的帕克總是能夠把握最佳時機出擊,獲勝,挖苦者說,沒有文化的帕克,銀子都是靠賭博贏回來的。

不錯,帕克最大的愛好莫過於賭博。身為澳大利亞首富的帕克,也是世界上十大超級賭棍之一。1987年,帕克在倫敦一夜之間輸掉1900萬澳元(相當於人民幣1.14億元)。 1995年在美國拉斯維加斯狂贏2500萬澳元。1999年,他又在倫敦連賭3週,輸掉2800萬澳元,創下英國賭博史上個人最高輸錢紀錄。在人們的印像中,帕克總是在賭博,商業投資似乎也是他賭博的一種形式。他曾說“我只是憑直覺而已。”“做生意與賭博一樣有風險,但比賭博容易。

他沒有受過高等教育,但在商業投資上,卻有著敏銳的直覺。1987年他以10億澳元的高價將“澳大利亞第九電視頻道”電視台賣給本國商人邦德3年後邦德因在股市虧損嚴重,無力付清帕克的欠款,帕克就利用手中價值2億澳元的優先股權重新控股,一分沒花便收回了這個第九頻道。

1988年3月,帕克以1.5億澳元的價格,將佔澳大利亞75%市場的聚苯烯包裝材料公司從美國老闆手中買下,第二年便從中獲得5500萬澳元的稅後利潤後來聚苯烯價格猛漲,當年1993年該公司轉手時,售價價高於投資數倍。

1988年初,帕克以2.12億澳元購進競爭對手費爾費克思(FairFax)集團的雜誌業務,這是帕克在所有商業投資中最突出的範例。帕克利用當時該集團內部產權紛爭和經營變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買下了費爾費克思集團的一流雜誌,大大增加了出版廣播有限公司子公司 - 聯合報業公司在澳大利亞的雜誌出版主導地位,並佔有了全國期刊雜誌市場一半以上份額。

他先後投資了數以百計的企業,包括農場,礦場,甚至他鍾愛的賭場。在商戰拼搏中,帕克除了善於捕捉時機外,始終奉行一條原則,就是和一些在市場上具有壟斷地位,或者至少市場佔有率比較高的公司做交易。

有一個評論家喜歡說帕克是個“點石成金”的人。而帕克自己總是說;“我父親是大型噴氣飛機的製造者,而我能做的只是駕駛好這架飛機而已。 “

亦剛亦柔,兩面梟雄

克里·帕克(左)與兒子詹姆斯

帕克外表強悍,無論面對何種挑戰,敵對或打擊,他始終保持著那令人不寒而栗的微笑。他總是咄逼逼人,甚至包括對政客,官員也是如此。無論抗爭還是豪賭,帕克從來都能壓倒性地制服對手:“別繞彎子了,你想得到什麼?”他的這種性格也表現在對待的疾病的態度上,工作之餘,帕克最喜歡的運動是打馬球,擁有自己的馬球隊。 1990年,他在玩馬球時突發心髒病,心跳停了7分鐘,卻奇蹟般被救活過來。從鬼門關轉一圈後,他向人誇口說:“我已經到過另一邊我告訴你吧,那裡什麼狗屁都沒有。“一周後,他便返回馬球場上。實際上,他是一位兩面梟雄。他常常坦承缺乏安全感。在上世紀80年代被指控”有組織犯罪“時,他情緒緊張,神情恍惚,甚至想到自殺。

帕克對下屬要求苛刻,隨時會讓經理人承擔風險;但是,只需能辦成好事,所需條件會完全滿足,如果出現失誤或失敗,這個人便被即刻被解職。訓練出“澳大利亞第九電視頻道”,這個組織能力強,專業水準高,經濟效益好的團隊。有人感到帕克作風過於粗暴,拂袖而去;也有人喜歡這種工作氛圍,並對帕克懷有敬意,他擁有最忠誠的伙伴,也擁有針鋒相對的敵人;他一直是媒體關注的焦點,但他並不喜歡拋頭露面。

帕克是澳大利亞最慷慨的慈善家,為慈善事業捐出了數以百萬計的錢財,從修建醫院到很多陷入困境的個人,他們給僱員昂貴的聖誕節禮物,給生病或負債的屬下開數額巨大的支票。在他的家鄉新南威爾士州,帕克捐款1000萬美元,又利用自己的影響力,促使新南威爾士州和聯邦政府分別出資500萬美元,捐給當地一家兒童醫院。

如今,帕克的大兒子詹姆斯·帕克正式成為帕克事業的接班人,掌管其父留下的50億美元家產。帕克的搭檔員對詹姆斯充滿了信心,認為詹姆斯在帕克的調教下,已經具備了一個成功商人和媒體管理者的基本素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