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中央電視台“中國新聞”主播徐俐

xeshop网上商城
徐俐,中央電視台國際中文頻道的資深新聞主播。從業以往曾兩度獲國家政府獎,華語節目主持人金獎。中央電視台國際頻道幾乎所有重大新聞報導都由其擔綱主持,如早期的香港,澳門回歸慶典“9.11”襲擊事件,伊拉克戰爭,中國入世報導等等。2005年的“直播新疆”更被喻為其職業生涯中的又一次高峰。徐俐的播報風格活潑大方,又不失莊重,在海內外觀眾中擁有較高的美譽度。2006年3月,由中信出版社出版的徐俐新作“女人是一種態度”成為暢銷書。

在中央電視台的新聞主播中,徐俐是比較出眾的一位。她的出眾不是因為才貌,而是因為特別的個性與氣質:鏗鏘頓挫的語言,目光灼灼的自信,疾語如風的干練,剛毅練達的冷峻......而這些也正使得她成為CCTV-4的標誌性主播。

見到徐俐,卻發現她比電視中的要秀氣,漂亮,也根本看不出她是一位過了不惑之年的女主播。她的豁達與乾練,讓人覺得“簡約不簡單”;她的機智與聰慧,讓人覺得“格外清醒”;她的大方與認真,讓人覺得“性情幽雅”。走近徐俐,“中國新聞”裡的那種嚴肅感早已消失,一個清新,隨和的性情女性形象展現在人們面前......

一,新聞職業滿足了我的職業女性設想

記者(以下簡稱“記”):你17歲進長沙電台,走上新聞道路已經二十多年了。聯繫這些年的從業經歷,你怎樣理解新聞和新聞職業?

徐俐(以下簡稱“徐”):這個問題有意思,我一直在做新聞,但這是別人第一次問我這樣的問題,也是我第一次認真思考這個問題(沉思)自己最終從事新聞工作,非常幸運,我很喜歡。新聞賦予我激情,每天發生那麼多事,事情背後給了我很多思考,這成為我如何做人,如何做一個好人的重要參照的過程中,我總覺得我有使命把事實和真相告訴大家。

做新聞職業雖然很辛苦,但生活因為新聞而不同,因為新聞而多姿多彩。更為重要的是,它滿足了我的職業女性設想,比如新聞使我的生活變得充實,帶來氣質的變化。

記:新聞對你的生活有何影響?

徐:我什麼都喜歡,足球,羽毛球,乒乓球,游泳,唱歌等。我很少有不喜歡的東西,也是一個有比較廣汎愛好的人比較,我看過幾場桌球,然後我就想看直播,覺得里面有學問。上週日韓世界杯,我看著“戰神”巴蒂最後傷心地離開球場的時候,我也很傷心他悲傷的眼淚,棱角分明的面龐,我至今還記得很清晰

記:很多讀者和網友評論你是一個“優雅,灑脫,幹練的女主播”,還有媒體報導你是一個“追求人文之氣的女主播”,你是否認同這些評價,在內心深處,你更認同哪一個?為什麼?

徐:這些都是好詞。是否贊同我自己不敢講,你們講比較好(笑)。我是一個想體現人文關懷的人,但是否是到,自己還不知道對於我的評價,一家媒體對我在伊拉克戰爭直播第一天的表現曾這樣描述:“徐俐職業幹練的形像在這種形式的直播中特別能夠給觀眾以信賴感,其本身的氣質和戰爭直播的性質能夠契合。在整個直播過程中,她比較少發表自己的意見,而是主要在5位專家之間進行穿插與溝通,同時及時播報最新事態進展情況我認為,徐俐對整個伊拉克戰爭整體上有著比較準確的把握,因此問題都比較到位,能夠引出專家對新角度的闡述和討論。同時,在整個直播過程中,她的語速也比較合理,能夠烘托直播氛圍。但有一點瑕疵則是,她的語氣似乎稍嫌過於嚴肅,在觀眾接受方面不知會不會產生問題。

其實,這位作者的擔心是有道理的。正是他擔心的這一點使我受到了許多觀眾的質疑,有人不喜歡甚至排斥,言辭激烈的干脆就說:“戰爭,讓女人走開!這是我從業二十五年來第一次如此強烈地遭到部分觀眾的質疑,我不得不時刻審視和反思自己。

二,時刻要相信自己

記:你從長沙電台到長沙電視台,再到中央電視台,實現成功轉型的“法寶”是什麼?

徐:這不存在什麼轉型,而是舞台更大,要求更嚴。我的想法很簡單 - 弄清什麼是最好的,然後奔最好的去進入中央台後,我只有一個理念: “別把自己當市級台的人。”因為進入一個新的環境,跟以前的職業,職位沒有太大關係,用實力說話最重要,不能把自己做得小氣。

記:行外人都認為,主持人是吃青春飯,你31歲的時候都敢跳槽到中央台國際頻道,參與創辦“中國新聞”,勇氣來自哪裡?

徐:來自於“相信自己”。“努力往好裡做,我不會讓周圍的人失望”,是我一直以來的信念。記得當時我去中央台前,主管領導看完我的圖像,充分肯定了我的氣質,認為我的氣質正,不小氣。可當時,中央台還在四處找人試鏡以後,我又參加了中央台組織的一個主持人培訓班,培訓班學員都是各地方台送來的業務骨幹,或許是因為先前試過鏡,或許是相信自己的實力,在培訓班上每天都有中央台來挑人的情況下,我的狀態相當鬆弛。

記:你認為你當前的成就主要是靠什麼取得的?你在成長中還存在什麼疑惑?

徐:二十七年一路走來,雖然也被認為是小有成績,但距自己曾經的自我期許相去甚遠遠。而我相信堅持的力量。除了堅持,另外的信條就是積攢實力,讓實力替自我說自己想說的話在我的工作環境裡,我是大姐,常有年輕些的姑娘向我談談她們的職業苦悶,我理解她們苦悶的同時,能給予她們的唯一建議就是:更多地積蓄自己,自己不倒便永遠不倒。

今天我所面臨的問題是,面對曾經成全了我所有事業心和成就感的“中國新聞”,我開始產生出一種由單調和單薄帶來的角色疲勞感十年前,它是屬於我的舞台,一個光彩奪目的舞台;十年後,這個舞台的燈光舞美都變了,在別人的眼裡,我在這個舞台上還是風采依然,但坐在同一張演播台前,驟然亮起的燈光,卻很難再讓我為之一振。堅持的恆心依舊,積攢的實力不減,前方的目標卻開始有些茫然我一直在想:我到底還想做什麼?觀念主導的現實中,一個年過四十的女性主持人,還有多大施展空間?憑著堅持和實力一路走來的我,還能在多大程度上超越自我,超越現實,走得更遠?

三,認真地跟自己認真

記:作為鄉音很重的湖南人,你的普通話怎樣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

徐:湖南人膽子大,我的膽子也不小。1977年高中畢業,中斷了好幾年的高考恰好於那年恢復。我從小喜歡語文,高考自然選考了文科。填志願的時候,先填了北大中文系,再填了復旦中文系,還剩下一個不知道填什麼。找到去,發現了北京廣播學院播音系。名稱好聽,所以填上了。

對於一個十六歲的沒有任何人生規劃又缺乏資訊了解的少女而言,那次考試就像遊戲一樣無果而終。1978年我下鄉了,在知青點參加了當年的高考。影響,人們對於文心存恐懼,在家長的一致要求下,我改考了理科,最終以零點五分之差落榜。就在那時,長沙廣播局又來通知,說長沙市廣播電台要恢復播音,通知我去應考播音員。

高考落敗,前途渺茫,這個通知如同救命稻草。我立刻返回,精心準備。我帶去的是高爾基的“海燕”,文章上面有我密密麻麻的符號。發現我的“海燕”朗讀得激情四溢,但普通話前後鼻音不分,平翹舌不分,毛病一大堆他當場示範,他說一個字,我跟著模仿一個,一次學會,我就不再錯了。或許,這是我被錄取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普通話起點不高,但語言悟性不錯。現在想起來,當時我在南方方言區,完全依靠自己的努力把方言扔得乾乾淨淨,說一口純正的普通話的時候,悟性確實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記:聽說你練普通話中有很多好玩的故事,能否講述一個最深刻的?

徐:對於學純正普通話,我確實下了相當的工夫,幾乎到了痴迷程度。改語言實際上是改一種思維習慣,在這個過程中,自己的許多東西都會不知不覺地隨之改變。因為普通話是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所以我喜歡一切京腔京韻的東西,我練聲的時候經常唱的一個段子,就是駱玉笙先生的“重整河山待後生”。

一字一句地改,一句一句地練,習慣成自然,真正把說的普通話裡的方言味改乾淨,讓任何人聽不出一絲破綻,我大約花了5年時間。趕到台裡練聲,是我最初5年一直堅持的必修課。對於吐字發聲來說,學好普通話只是基礎,最終需要的是普通話的字正腔。

記:你怎麼總結你練習普通話乃至做人做事的一些個性?

徐:不管是練普通話,還是做人做事,最重要的恐懼還是認真。長期的訓練讓我知道在新聞主播台上的每一個尺度,哪怕在秀場上也有漂亮和精當的尺度是一種態度“的後記中寫道:”人總要給自己一個理由,讓自己再次有信心走完未來的路。這個理由,翻遍自己的所有,只剩下一個認真,認認真真地跟自己認真。這個寫書也全當跟自己認了真,認真的結果就是自我清醒。套用我的語言格式,能自我清醒者,興許還有幾分可救,未來的路大致還能走得明白。“這或許能代表我的一點個性(笑)。

四,直播新疆讓我得到快樂與滿足

記:去年是新疆解放50週年,你參與並主持“直播新疆”40天,給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今天你怎樣看待這次大型直播專題報導?

徐:這是一次獨特而瀟灑的人生經歷,簡直堪稱酷帥,在佔中國面積六分之一的新疆,我們開車走了一萬六千公里,這走的地方都走遍了。美是雄奇壯闊的美,她囊括了地球上所有的地質形態;新疆的文明是獨特多姿的文明,她是世界上四大文明唯一交彙的地方。看過新疆,會覺得其他地方過於平淡,體會過新疆,才知人也會為另一塊陌生的土地夢魂牽繞。

“直播新疆”節目內容是好是壞可以暫且不論,但至少在模式上具有開創性意義。直播新疆本身俱有寶貴的開創性意義,作為中國電視史上第一大型野外長距離移動電視直播節目,在操作層面具有相當的難度,不具體付諸實施,都難以想像這樣的節目能夠最終誕生在屏幕上。這或許也是該節目廣受好評的一個重要原因。

記:那你從這種體現人文之氣的報導中得到了什麼?它對你的人生又有何影響?

徐:直播新疆的40天是精神高度凝聚,情感高度投入的四十天。這是一種挑戰,是對體力,意志力,專業素養的一次全面較量。我很幸運,因為“我活著回來了“直播新疆”給我搭起了另一個業務起點,讓我在這個起點再度啟動。現在我有時還在想:我的職場經歷若沒有新疆一筆,我便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堅韌,也不知未來到底還能走多遠......在將來,無論以怎樣的方式,我會再走新疆,要走得再細,再個人化。

五,新聞最重要的是做到“尊重事實本身”

記:你說“女人是一種態度”,那麼對你而言,做新聞是什麼?對這個採取怎樣的態度?

徐:新聞最重要的是做到“尊重事實本身,用良知發言”,其實這些教科書裡都講了,而在日常工作中一再強調,可又有多少人真正做到了。本身“的態度來做,並把它做好,這個新聞人就很了不起。

記:那你自己是怎麼去做的

徐:一點一滴地做。首先我明確自己的定位:我是新聞主播,不是讀稿人,這兩個截然不同的角色會在表達上截然不同。是主播,就該擁有對信息的掌控一個體現在表達的主動性上,一個是被動表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