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第七屆長江韜奮獎獲得者,湖北日報報業集團總編江作蘇

xeshop网上商城
江作者蘇州,1953年生,湖北武漢人。中共黨員。湖北日報報業集團總編,高級記者1982年畢業於上海復旦大學。曾多次獲中國新聞獎和湖北新聞獎,出版有“我隨東風行萬里“,”潮湧大江“,”江河歸大海“,”記者心語“,”浙江星火借入楚“等多部專著1995年被評為首屆全國百佳新聞工作者,2006年獲得第七屆長江韜奮獎。先後被武漢大學,華中科技大學,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和湖北大學聘為客座教授。


武漢的冬天有些冷,細雨下的湖北日報大樓依依氣勢磅。近幾年來,這座大樓裡發生著不少令人振奮的傳奇故事。除了每年收穫不少中國新聞獎,湖北新聞獎之外,湖北日報報業集團所屬“楚天都市報”,“特別關注”雜誌發行均超過百萬份,成為全國第一個“雙百萬”報業集團;今年伊始,湖北日報率先提出“責任造就公信力“的理念,倍受社會矚目,並成為清華大學,華中科技大學等科研機構的研究對象;同時,報紙實施大規模,強力度的全新改版,多次獲得中宣部閱評組表揚......抒寫這些報業“傳奇”的核心人物之一便是長江韜奮獎獲得者,湖北日報報業集團總編輯江作蘇。


“勿忘責任”,這是江作蘇20多年新聞實踐的深刻體會。做記者,他這樣鞭策自己;做了報業集團領導,他更是這樣倡導和弘揚。從今年1月1日起,全新改版後的湖北日報報頭下方,醒目地標識著“責任造就公信力”的辦理理念。近日,萬忙之中的江作蘇接受了本刊記者的專訪。談到“責任造就公信力”的深刻內涵與背後故事,江作蘇豪情作答,理性解讀......

一,黨報應從官方本位到多視角
記者(以下簡稱“記”):江總,你好!我們一直都很關注“湖北日報”改版。相比其它許多媒體的改版,“湖北日報”今年1月1日的這次改版屬於大改,你認為改版之後的“湖北日報”的定位和以前有什麼不同?


江作蘇(以下簡稱“蘇”):定位是媒體發展一個很重要的理念。按照現在媒介發展的觀念,區分於不同的讀者群,才能有目的地把自己的媒體辦得到符合讀者群的需求。湖北日報通過改版進一步理清了自己的定位思路。


從政治層次看,“湖北日報”要堅持黨報的優良傳統,堅持黨報的政治立場,堅持黨報為正面報導為主,堅持為大局服務,為中心服務......這幾個堅持是我們歷來的傳統,不能動搖。與改版前相比,政治上的定位沒有太大改變,如果說有不同,那就是更加突出,更加清晰,更加堅定。


從功能層次看,改版以後有了明顯變化。現在,報紙除了向廣大閱讀者提供豐富的信息之外,還要提供正確的導向,提供符合和諧社會建設的價值觀念,也要體現文化產品自身的魅力,並建立起不同社會層次之間溝通的橋樑。這些功能較之過去都有了很大的延伸和擴大,而這正基於辦理理念的變化。


從視角層次看,過去的黨委機關報往往習慣於一個官方視角,對新聞,對社會事件往往只從官方的角度予以審視和報導,改版以後很重要的理念就是要多視角。除了官方本位以外,對於很多新聞報導和解析性文章,報紙可以從媒體本位或者公眾本位去予以審視。本位的不同也就是視角的改變,得出的觀察結論和觀察的深度會不一樣因此,同一個題材用不同文本予以報導,會得出一個不同的社會反作和功能。


另外,在資訊十分豐富的今天,報紙不僅要做好信息的傳播者和價值的導向者,也要為讀者做信息官家和資訊顧問。所謂“管家”,“顧問”都是服務性的角色,說明報紙在定位上要放下架子,改變俯視,而以平視,有時候甚至是仰視的角度來為社會,為人民大眾服務。
記:你覺得“湖北日報”改版的最主要目的是什麼?


江::報紙要做產品的典範,觀念的先導,文化產業的先導,自身的壯大是基本前提。從這個角度來講,必須改版,而且這個改版必須是大力度,深層次,面貌新,影響大“湖北日報”最終要辦成符合湖北社會經濟文化發展客觀需求的新型政治經濟大報,成為湖北日報報業集團乃至湖北媒體陣容中真正的意見領袖。既是湖北日報報業集團,也是湖北媒體中國的意見領袖產品的典範當前湖北日報報業集團擁有六報,七刊,一網站,每天推出的原創漢字量超過100萬,是湖北省最大的信息原創基地“湖北日報”在這些信息的表達與傳播當中起著意見領袖的作用,以後還要加強這個地位。

二,“責任造就公信力”的提出是基於對媒體形勢的判斷
記:改版後的“湖北日報”知名度越來越大,美譽度也非同一般,這與“責任造就公信力”的辦理理念的提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那麼,“責任造就公信力”初衷和內涵到底是什麼?


江:一個理念就是一面旗幟,一個理念就是一個團隊工作的方向。把它公開昭示在讀者,表明我們敢於亮出自己的思想旗幟。之所以提出這樣的理念,是基於我們對媒體形態的判斷。在傳播媒體多樣和繁榮的形勢下,公眾對於媒體有著更高的價值要求,特別是互聯網信息提供的90%以上是匿名信息,有著正常理智的信息接受者,在接受信息的第一道關口上要審慎地提出一定的質疑,可信與否是很自然的第一反應。可見,信息的量在當前的信息傳播市場上並不是最具有價值和最具有競爭力的客觀標誌。


公權力與責任感有關辯證依存關係,提出這個口號,就是要以務實,開放,負責的心態冷靜觀察社會,以建設性的視角報導新聞。“責任造就公信力”從四個層次對我們提高辦報水平有著深遠意義


1,指明了很鮮明的邏輯關係。從職業角度來講,責任使新聞工作者必須具備基本價值觀和職業素養。無論是在戰爭年代還是在和平時期,新聞對社會的責任是客觀存在的,不是外加的,我們應該充分認識到我們對社會的責任,對民族的責任,對國家對人民的責任。這個邏輯關係是只有明確了責任,只有把責任放在第一位,我們才能夠以責任作為最高價值判斷的準則,這個時候我們才能創造出自己的業績來,在這種責任感的驅使下我們能夠打造媒體最具有核心價值的競爭力就是公信力。


2,指出了重點明確的職責關係。只有把責任放在第一位,才能創造出有公信力的新聞作品;只有各個崗位都具有高度的責任感,整個媒體才能打造出具有公信力的信息產品。重點明確的職責關係使得我們廣大採編人員和後方服務人員都能夠把思想明確到責任上來,以重點突出的思維方式和工作方法取得預期的辦公效果。


3,有著指向到位的核心價值。公信力是媒體最具有競爭力的核心價值。作為嚴肅報紙,黨報取得合理的市場價值的前提,就是要取得公信力價值,使讀者,廣告客戶認為發佈在自身上的新聞是可信的,而且發佈在這個媒體上的廣告也是可信的。這種傳播價值和市場價值在公信力這個核心點上實現了統一。


4,體現了高瞻遠矚的競爭戰略。新技術,新媒體層出不窮,傳媒手段多元化,紙媒體與新媒體的競爭是以“一”對無窮,如果我們“一”不能保持,面對無窮就可能會變得無影無踪;如此這個“一”做得非常具有公信力和個性十足,面對無窮就會變成“一”加無窮大從這個角度來看,堅持公信力的媒體建設策略,能使我們在多變,快速的媒體市場上獲得我們的自身價值。


記:你提到報紙內容既要豐富,又要真實,還要有正確導向和親和力,那麼改版以後的“湖北日報”如何處理好政治引導和市場效益的關係?


江:文化產業中很重要的一個觀點就是:“凡是能夠獲得兩個效益,即有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文化產品是比較成功的”。改版以後的“湖北日報”正力圖朝著兩個結合方面發展,當然,“湖北日報”作為嚴肅報紙,政經大報,在意見領袖方面的作用得到了客觀公認,但市場價值怎樣判斷和實行,確實是一個很大的課題我們到目前為止也是只能說在探索之中。


我們認為,如果堅持正確的改革取向,堅持“責任造就公信力”的理念,堅持打造既受到黨的肯定又得到人民群眾認同的產品,黨報一定會同步獲得兩個效益的更大化在這一點上,“湖北日報”正在實施以下幾步戰略規劃:

第一步是要通過改進新聞產品獲得市場的價值認同,獲得直接的廣告回報。


“湖北日報”的品牌價值要延伸到報紙以外。“湖北日報”現在已經擁有了多種產業,比如“湖北日報”的房地產公司就獲得了非常好的回報。武漢當地房地產商開發的楚天都市花園,剛開始賣得很不好,原來的老闆虧得一塌糊塗,“湖北日報”將所有的產權手續辦好後,第二天房子就好賣了,集團掙了1個億。我們的房地產總經理談到體會時說,我們工作人員努力了,但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別人認同的是“湖北日報”的品牌價值。


第三步是要深化服務層次平台,把握未來信息市場的主動權。在未來,我們要著眼於傳媒市場的新技術特點,朝著深層次,朝著數字化,便利化,實時化等信息服務方向我們應該以一種開放的觀念面對發展著的媒體世界,用一種創業者的樂觀精神去面對傳媒市場,不能單純局限於一張報紙,一個版面賣了多少錢,不能用狹窄和自我矮化的方式去做媒體。現在我們開通了“湖北手機報”,一天兩次更新,傳播的內容都是“湖北日報”記者和集團所屬媒體擁有的整合以後的信息資源。講是哪一個報紙創造的價值。


記:現在湖北日報報業集團下面的子媒體的發展也很快呀。


江:我們的構築格局是“一主兩翼”,主就是報紙,翼就是期刊和網站。特別是我們的網絡媒體已經單一的荊楚在線變成五個平台:荊楚網;湖北省人民政府門戶網;連鎖網吧; IP電視;手機報。這些都與“湖北日報”的品牌和公信力聯繫在一起。

三,民眾反映最值得思考
記:改版以後,面對領導,同行,社會,民眾各方的反應,你最看中的是哪個群體的反應?


江:我很敬仰新華社的穆青同志。他把一身奉獻給了新聞事業。他在離開社長崗位時,深情地說了一句話:“一個人如果有來世,允許我再選一次,我還是選擇新聞。“他認為,”勿忘人民群眾“是他的座右銘,新聞報導是他的一本教科書。我認為,新聞報導應很自然地把出發點和歸宿地著眼於人民群眾,把人民群眾滿意不滿意,人民群眾支持不支持作為媒體深層的,根本的判斷標準當然,我們報紙從功能角度來,對黨和政府負責最終是對人民群眾負責,是為了更好地服務於人民群眾我們還通過每週一次的“讀者”專欄,把人民群眾對報紙的評價直接反映出來,我本人也通過這個專欄向指出報紙錯誤或不當的讀者表示歉意和感謝。


記:作為“湖北日報”的總編輯,你對改版以後的“湖北日報”打多少分?為什麼?


江湖日報的改版雖然取得了一定成績,也獲得了社會的相當認可。清華大學專門設立了課題組對我們進行深入研究,還有華中科技大學媒體研究所等研究機構對我們也進行了追踪調查,表示肯定......我認為,這些都是很重要的指標。但是,一個媒體是在動態間進行自我發展與更新的,應該說某一段時間可能表現出的分數高一些,某一段時間又會出現低谷現象,總的來語,“湖北日報”的這條曲線一直在向上,這是一種非常可喜的現象。如果說上半年是起步階段,那現在正處於發展階段。發展階段就不可能得到滿分。從新聞產品的各個角度來看,還是存在著很多有待改進的地方,比如我們明年準備從大視覺的角度,把報紙當作是一個視覺產品來塑造,以全面更新和完善報紙的形式風格。

記:此次改版以後,“湖北日報”的改版腳步是否會停止?以後的改版思路是否會發生變化?


江:改版不會停止。從戰略上講,改是必然,產品發展必然有產品更新策略,這是客觀需求;從策略上講,改版分為大改,中改和小改。言論,只有不斷地推出新的亮點,才能符合市場求求,求快,求美的需求。不論是大改,中改還是小改,改版總會繼續下去。
當前“責任造就公信力”的改版思路也不會輕易改變,因為公信力既有適合媒體自身的個性價值,也具有輻射全社會的普適性價值。把理性,包容性,邏輯性彙在一體,對“湖北日報”的未來發展具有很深刻,很長遠的指導意義。


記:你所期待的“湖北日報”的發展目標是什麼?


江:“湖北日報”的最終目標是辦成一份高水平,受到湖北6000萬人民歡迎的政治經濟大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