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成就精彩人生

xeshop网上商城
米博華,男,河北趙縣人,1954年出生。曾在天津,河北就學並參加工作。1978年至1989年,在“中國青年報”任編輯,記者,評論部副主任,主任.1989年調人民日報社,評論部主任,現任副總編輯,高級編輯,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是第五屆范長江新聞獎獲得者。


多年來,起草“人民日報”社會與重要文章近百篇,發表了400多萬字的各種言論作品和約50多萬字的業務論文,先後五次獲中國新聞特別獎和一等獎與人合作的論文獲得“五一一工程獎”,還有近百篇文章獲各種獎項。


與米博華老師交往,你會覺得特別放得開。他熱情坦誠,親切謙遜。他說自己特別喜歡與年輕人交往,喜歡走進大學校園的感覺。只是現在年齡有點大了,又當了領導,年輕人往往對他敬而遠之了,多了一些尊重與恭敬,少了幾許自然與隨意,但當我與米博華老師聯繫,並要求採訪他時,他的溫和與熱情深深感動了我在這個充滿喜氣與祥和的年代,每個人都往往播種時節的春天。但是,處理收穫時節的米博華,他們的氣度與風骨深深感染了我,也時刻激勵著我的精彩人生或許能給這個“春天”留下更深刻的註解......


一,從工人到新聞記者


1970年,從天津一中畢業的米博華被分到天津重型電機廠,河北電機廠當工人。5年後,被調到石家莊地區革委會當乾部,1977年又被調入共青團河北省委


1978年,“中國青年報”復刊,他被派往北京中青報總部學習,但卻是以通訊幹事的身份。也就是在這一年,他寫了第一篇言論,談日本電影“望鄉“,”那時年輕,敢寫,2000多字,寫好了,直接貼到報社評報欄里社社佘世光看了,說,好!改了改,就在報上發表了。 “


隨後,由於成績突出,便被“中國青年報”留用,先後擔任記者,編輯。1983年,調入該報評論部,從此開始了漫長的職業評論生涯。


在“中國青年報”的11年,是米博華嘗試著寫言論練基本功的階段。在談到那段經歷時,他說:“”中國青年報“給了我一片土壤,讓我破土而出,一直走到今天,成為一個專業新聞評論工作者。


1989年,他被調入“人民日報”評論部任副主任,主任,現任分管評論部等部門的副總編輯。


對於兩份報紙的評論崗位,米博華最深刻的感覺就是:一個是青年階段,一個是成年階段。“作為成年人,必須承擔更大的政治和社會責任,需要更加清醒,成熟和穩健。由於“人民日報”在國家政治生活中的特殊地位,在這裡是為黨工作,為國家工作,而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撰稿者。“他的評論寫作與從前有了很大不同......


24年的新聞評論生涯,就這樣成就了米博華的精彩人生。


“現在社會節奏加快了,人們整天工作生活忙啊忙,青年人一定要規劃好自己的生活和事業幹新聞的黃金時段不算長從大畢業到干出一點名堂,也就十五六年左右的時間,這個時期把握得好咬咬牙就上去了,這應該說是人生的衝刺階段。


米博華的事業也就如他的評論一樣把握得非常穩健:由工廠至共青團河北省委,再到調入“中國青年報”,最後主持“人民日報”評論部;寫作由雜文開始,然後涉及新聞評論,到撰寫“人民日報”社論和重要文章。所有這些,很像一篇小切口大佈局的新聞評論。


米博華說,“一篇好的社論,需要非常深厚的功底,需要十幾年,幾十年的積累才能夠頂上去。”何止是作文,他的做人又何嘗不是這樣。


二,黨報選擇了我是我的幸運


米博華認為,新聞評論是對時事政策的解讀,對社會現象的評說,對人生道路的探尋。


作為新聞的一個體裁,評論的功能到底是什麼呢?米博華認為,新聞消息是告訴人們發生什麼,評論則是告訴人們為什麼發生這樣的事情,它意味著什麼。一般來說,報導是客觀的,評論則是評論人對客觀事件的看法。


在米博華看來,時評和新聞評論在本質上沒有什麼區別,略微的差別就在於時評是對某一新聞事件發表意見,要有適當的新聞由頭。


談到當前評論的不足時,米博華直言:評論的影響力還可以更大,感染力還可以更強,形式還可以更生動,活潑......


雖然米博華對評論有深厚的感情和深刻的理解,但他卻謙遜地說:“我喜歡評論,但不是任何事都可以作出選擇,黨報選擇了我是我的幸運。


“人民日報”的評論,是隨著國家的發展變化而發展變化。如果把新中國成立以來“人民日報”社會排開來一看,國家的發展軌跡非常清晰。時間,你可能看不出它的重要,但一旦到了關鍵時刻,“人民日報”的社會的作用和影響是別的報紙所不能比擬的。


談到“人民日報”社論,米博華認為,從為讀者服務的角度看,我們的社會確實應該寫得更活潑,更好看一些這些做得有利於提高黨的宣傳工作的實效性。了“人民日報”評論一個基本定位:權威性 - 重大新聞,重大事件,重大活動,中央指定“人民日報”是重要發言人;公信 - “人民日報”重要評論不是個人意見和看法,而是反映黨和政府的觀點和立場;規格性 - 社論,評論者,署名評論等,通常也被看作是一種規格,配寫評論通常表示對某一事件,某一活動的高度重視。


三,要說服別人先要說服自己


即使當上了副總編輯,但他對評論仍然十分關注和重視,也沒有放下手中的筆。除了寫“夜班手記”等文章外,他還堅持審閱或修改評論文章24年,一直不離評論崗位,這在中國新聞界是很少見的。然而,米博華就這樣在評論崗位上堅守。他說,黨報評論是一個默默無聞而又鮮為人知的工作。默默無聞,是說有的同志在這個崗位上工作了一輩子,未見有人知曉;鮮為人知,是說即使是新聞界同行,大多也並不了解評論工作非同一般的辛苦。


這些經歷也深刻地告訴他:做一個好記者不容易,做一個好評論者尤其難。那麼,24年的評論人生對米博華產生了什麼影響呢?米博華笑話:“黨報評論崗位收穫多多“,他說,首先是養成關心時事的習慣,其次是鍛煉了從全局考慮問題的眼光,再次是形成了一種縝密的分析問題的能力,第四則是養成一種嚴謹細緻的工作作風。


也就是因為這些影響,“我更喜歡用文字的形式代替口頭的方式來傳達自己的意見和想法”,米博華直言,好的評論者必須具有這種潛質:有話要表達,要發同時,還要具有敏感和敏銳的素質。“敏感,是對客觀世界細微的變化都能夠強烈地感知;敏銳,是對社會生活中任何一種變化的方向都有深切的體悟,見微知或居安思危。


每個評論者在評論中都會反映出自己的政治立場,觀察問題的視角,解決問題的思路。但是,米博華認為:“評論者的本質是在講道理,能說服別人的道理更能說服自己,並引導自己做出正確的選擇。


四,工作的責任與個人的功名利潤不能等量齊觀


“人民日報”一般評論既要有黨的主張,也應該有民眾意見,而黨報社論,評論者的文章不一定都是百姓關心的話題,但絕對是引領工作性的話題。因此,社會具有唯一性,權威性。相對於社論,評論者文章而言,時評也具有自身的優勢和特點:時評追求快,貼近生活,貼近群眾,不拘一格;時評選題面廣,形式活潑;時評數量急劇增加,影響力會逐步增大,等等。


米博華說,當前的時評也有一些不足之處,比如文章粗糙,道理不夠充分等。總體來說,當前時評量大但質量有待提高。


“只要經手的稿子一定會摳來摳去,只要發表的文章一定會改變改去,只要理不清的頭緒一定會想來想去,只要整不明的道理一定會問來問去我一定是在腦子非常清楚時才寫,心裡清澈見底時才寫。寫這之前,所有的自然段都劃分完畢,稿子醞釀在胸。“這是米博華寫評論時的精神狀態。


他說:“”人民日報“的社論,是代表黨和國家的聲音,片言只語,馬虎不得,輕率不得,這是一種責任。


“作為”人民日報“評論,獲得成績不是了不起的事情,但一旦出現失誤,將會造成很嚴重後果。”這一直是米博華鞭策自己不斷前行的動力之源他認為,工作的責任和性質決定了他不能過多考慮自己的事情,並且,工作責任的重要性與人的功能利潤是不能等量齊觀的,相對前者,後者甚至可以忽略不計。


五,辛勤耕耘才能有收穫


米博華是中國新聞界的得獎大戶,已經5次獲得中國新聞獎一等獎和特別獎,並獲得了中國新聞界的最高獎 - 范長江新聞獎。


米博華說,獲獎不能看成是他個人的榮譽,同行和評委看中的是“人民日報”的重要性,這主要得益於“人民日報”社會的特殊地位,榮譽屬於報社,不能歸功於個人。在“人民日報”評論部這個重要的崗位上,取得成績是理所當然的,如果不取得成績,不獲得獎勵,那才是失職。


現在年輕記者面臨的誘惑太多,因此想成名成家的願望特別強烈。對他而言,米博華表示很理解。但他說:“浮躁情緒要不得,要先努力提高自己,等學識,經驗積累到一定有的記者說你得的獎很多。其實我已經耕耘二十多年了,而他們才剛開始播種就想收割,這是不可能的。


近幾年,米博華表示,願意把更多機會留給年輕人,但是許多事並非他自己所能左右。“其實他們最大的資本就是年輕,如果可能我願用我的所有換取美麗的青春現在的我不能犯一點錯誤了,年輕人即使錯了了也還可以從新開始。


米博華還說,獎勵只是表面的,獎勵背後付出的是艱辛勞動和經驗教訓。因此,對於一個人而言,不得收穫的季節,急也沒有用。在追求成功方面,他認為一個人的成功不能躍過一個艱辛奮鬥的過程,當然,這過程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和實力去縮短,換句話說,可以少走彎路,但絕對跨越不了。


在獲得第五屆范長江新聞獎後,他寫了一篇獲獎感言,總結了二十多年來為人為文的經驗“三實” - “紮實,踏實,老實”紮實最可靠;踏實最可靠;老實最可敬。人的一生注定要在艱難中跋涉,面對誘惑,面對困難,面對挫折,坦坦蕩盪,磊磊落落,堂堂正正,就不會被別的什麼東西所絆倒


米博華在專業上雖然取得巨大的輝煌,但他的心態更是豁達,樂觀。他相信一代更比一代強他說,一個有實力,有價值的人最終會體現實力,展現價值。學習,生活,工作中,拿出行動來最重要。對於那些渴望成功的年輕人,米博華建議,可以推銷自我,但不要吹噓,要相信別人能看出自己的優點和缺點。


在工作生活中,他常常鼓勵年輕人:“我相信會有更多後來者比我們做得好!


六,評論員應具備5種核心素質


米博華的日常職務除了“人民日報”副總編外,他還有一個頭銜,那就是中國傳媒大學新聞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因此,他對新聞評論教育有比較深刻的理解他認為,新聞評論的教育應該有兩個不可或缺。


第一,新聞評論是一門實踐性很強的學科,必須通過實戰演練才能得到提高。評論教育要做好,就應該先寫作作,再講評分析,因為評論文章的選題,結構等各元素必須在寫作中完成,光靠講是講不通的。


第二,評論只是一種文體,一個人可以把握評論文體的一般規律,但很難把握評論的靈魂 - 思想,觀點及對某一方面情況的深刻理解。評論的最高境界就是對現實生活的準確把握,對某一方面情況的全面了解。因此,對評論而言,文體只是一個架子,觀點才是最重要的,提高思想能力和思想水平是最難的。


米博華認為,政治家不是純粹的文人,他需要有學者的知識,政治家的眼光,新聞記者的敏感,既要能寫,又要知道其中的道理。


一句好社論的標準是什麼?米博華總結道:一定要站得高,展得開。對政治理論的闡述,一定要準確鮮明,字正腔圓,不能跑調;文氣飽滿,收放自,氣要接上,不能鬆,必須是一口氣往上推,推......當然,站得高,不是居高臨下的訓導,而不是大而不當的空論,而是一種撥霧見天的透徹,一種準確清醒的判斷,一種高度回歸的開悟,一種高屋建瓴的預言。


為此,米博華說,作為從事新聞評論的專職評論員要具以下核心素質:1,政治素質,即發自內心地愛黨,國家和社會; 2,理想抱負,即以微薄之力奉獻社會的精神; 3,寬廣的眼光,即能關注大事小情寬大的胸懷; 4,豐富的知識和閱歷; 5,持續不斷的寫作積累。


七,不斷改革創新是我們惟一的選擇


米搏華常說,我們以往對評論的認識大多只是符合黨的方針政策,就算完成任務,很少留心“讀者是否接受了,宣傳是否有效果。


對於論論工作的改革創新,他指出:一,在辦報理念上,應進一步強化讀者意識,在服務讀者過程中爭取更多的讀者;二,在精神狀態上,應變被動應付為主動工作,強化陣地意識,始終佔據輿論制高點;三,在工作機制上,應更加註重按新聞工作的客觀規律辦事,該報的就要報,該評的就要評;四,在內容和形式上要所創新,貼近生活實際,改變呆板面孔,倡導清新文風,打造評論品牌;五,培養評論人才,重視評論人才,營造評論人才成長環境,提高評論人才的社會地位,使我們的新聞界湧現出更多的有廣泛社會影響的評論家


八,用手中的筆為社會進步盡微薄之力


“從二十多年前寫第一條簡訊到起草社論,眼睛花了,頭髮落了,始有所悟:偷懶耍滑,騙不了別人,騙的是自己;算計取巧,得不到便宜,吃虧的是自己;自命清高,長得了脾氣,長不了本事;牢記抱怨,無損於人,傷害的是自己。踏踏實實工作,認認真真幹活,比什麼都重要。“米博華在回憶二十多年的評論人生時感言


今年,經歷了評論人生24年的米博華有很多的“想法”要整理,也有很多事情要做。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為人生做小結”他說近期主要有兩件事情:一是把本職工作做好;二是利用業餘時間把多年評論工作體會總結總結。一方面是對自己評論人生的回顧,另一方面是對評論寫作規律的探索。


在談及感想時,他對後輩的年輕評論人提出幾條忠告:


第一,評論工作是一件很吃苦的事,一個年輕人若為了謀生去謀這個苦事,意義不大。年輕評論人應該努力利用手中筆桿為社會盡一份微薄之力,這樣才能更有價值。


第二,人人都想成功,但不要急躁,相信功到自然成。


第三,遇到困難挫折,永遠都不要怕,站直了,別趴下。


第四,要有理想和抱負,一個人活在世上不是為了吃好,喝好,而是能夠擔當對國家,民族應盡的重任。


“偉大的力量在於召喚,偉大的精神在於鼓舞”,這一直是米博華擔當重任,面對困難時的精神動力。


在講話,講座,座談等各種場合,他反復強調:作為一名新聞工作者,責任心遠比才華更為寶貴,做一個記者,評論者或許很容易,但要想做一名優秀的記者,評論員很難很難。一名優秀的記者,評論者必須對對方的責任感,對社會的責任感,對人的責任感,對工作的責任感......
他說,即使一個人的工作崗位很平凡,但人生並不一定是虛度。如果一個人的存在會給別人帶來喜悅,鼓勵和鼓舞,這樣的人生就是有意義的人生。


他希望新一代的新聞工作者能夠“擔當責任,腳踏實地,懂得敬畏,常思感恩”。